在夜晚來臨之前,我和青春無敵的少年一同抵達舊好茶部落的入口
好一段時間不見,
青綠的菜畦在夕陽餘暉裡,閃耀著自足生活的成績
這是第一次在邱爸的家園裡發現種植的蔬菜

屋內烤架下的餘燼仍在
燒一大壺咖啡給大家培力

年初一的晚餐由相思柴燒大鍋麵擔綱演出
二個晚上要躺在沁涼舒適的大石板上,就著月桃席睡覺
觀星、閒晃、發呆、曬太陽、看書與玩耍都很重要。
而山上的生活沒有充足的水源,日子很難舒適
年初二起床,靈魂和身體都願意勞動
邱爸領著農夫、WK,與臭龜一起去水源地整理水管
不多時,

豐沛的水源湧出,還帶來了一隻隨著水管旅行的螃蟹
石板屋內的洗手間終又有了五星級不間斷的沖水馬桶
夜晚睡覺時也有了熟習的流水跳舞聲
農夫幫忙把浴廁的毀損的木門稍加修整之後
領著我去探訪他的祕密基地
一片在水石之間
譜寫起、承、轉、合樂章的天地。

下午
男孩們取了竹子、帶著魚線和麵包去看水、戲魚
無須繁複的軟體遊戲,

大自然裡,
陽光、石頭、水與活躍其間的生物
就讓人滿心歡喜
流連忘返

儘管對這裡有了依戀
人生裡有許多事難以預料
畢竟已經離開年輕時無處不「再見」的豪氣
就當是告別的巡禮好了
選了相反的方向,往太陽湖走去。
前二次來時,整個部落幾乎淹沒在外來植物「王爺葵」的繁茂裡
這一次算是清楚地接近石板屋的輪廓。
經過返鄉生活的bi-lun家,
貯水的大鍋裡有了生活的真實。

我凝視著家戶裡的石板們 曾隨著屋內的溫度和這裡的主人鼻息與共

這些要窮盡一輩子才能蓋起的石板屋
是和多少族人交工
才能穩當地佇立在這裡
民國六十幾年的遷村,遷離了人與家當
而珍貴的石板屋與聚落裡的生活紋理

也只能在北大武山下
靜默地候在這裡
歸鄉之路迢迢
當我看著Bi-lun從遠端
踏著生活的節奏走來
相思樹下的嘆息裡開始出現奇妙的樂音
過往走入廢棄的長老教會教堂、傾頹的房舍
也會跟著周遭安靜下來
而這裡
也許將有回返的族人
山居的價值也許重又落地生根。
(格主不僅走路肉腳,連寫字也肉手,今天功課又寫不完了,農夫不要我在電腦前呆太久,影響作息,明天還要作薑糖,我先告辭了,晚安,諸位。)
創作者介紹

山.野.家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clare
  • 看來有點荒涼的感覺
    這應該是屏東三地門附近的好茶部落吧
    其實景觀不錯
    但是應該有更多的保護措施
    石板屋很有特色。
  • alive2006
  • clare:
    很有趣的是
    大年初一
    和你們一家子 不約而同都到了山地門
    只是我們不用門票
    直接進去好茶村
    再上舊好茶

    石板屋藉由每日升火煙燻樑柱
    能讓房子維持得更好
    可以返歸生活的家園
    可能讓聚落保存
    更有意義

    其實
    我自己歸屬的閩南文化
    不知其所以然也就罷了
    常常我連其然也很模糊
    像我這樣的文化淺腳
    實在不敢碰觸保護或保存的問題
    也只敢發抒情感罷了
    亞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