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山裡,夜晚的聲音如果沒有仔細聆聽分辨,
大概就只能用蟲鳴蛙叫一語帶過。
這一天下午,
我遇到了翠綠色的台灣騷斯停在屋簷下歇息,
一動也不動,初以為到天國享樂去了。
牠的造型雖出眾,
但屋裡屋外忙著收曬衣物及食糧,
也就沒拿相機拍牠。
一直到晚上,
農夫問我,
要不要拍一種叫聲宏亮的蟲,
離開電腦,帶著相機奔出門外,
啊哈…Nice to meet you
下午安靜的蟲,
此刻正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不知是為了求偶還是宣示牠的領域,
一隻小蟲要發出這麼大的聲音,
如果沒有好的共鳴設備,
恐怕要聲嘶力竭,才能傳遞巨大的能量,
「了不起!」
我真心讚嘆。
也終於明白:
夜裡突然響亮一叢唧唧唧的聲音,
原來是出自一隻公蟲磨翅的聲響,
而不是一群合唱團員,
真讓人吃驚。
我們家沒有紡織機,
很難體會木蘭詩裡所說的: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歎息。」的聲音畫面,
不過這隻出身的螽斯家族,
全被小老百姓歸類為能鳴善唱的「紡織娘」,
這個家族成員最大的特色除了配備一對比身體還長的絲狀觸角,
還擁有強而有力的後腳,
幫助牠奮力一跳,
可以跳進安全的草地或樹叢裡,

而牠神呼其技的保護色,
安靜不動時,很難發現牠擬態為樹葉或枯葉的身型,
當然安全起見,遇到危險時,安靜閉嘴也是重要的配套行為,
對螽斯家族來說,閉嘴沒用,
因為牠的聲響來自上翅左右摩擦發音,
而且清一色都是雄性,才有「大聲公」的能耐喔!


今晚最大的收穫就是,
釐清夜裡台灣騷斯的聲音地圖:
屋簷下一隻、
含笑樹叢裡一隻、
還有家屋東向的變葉樹叢
各有一隻公的台灣騷斯駐唱,
隨性之所至
即便在在半夜二三點
也不怕人聽到
大聲鳴唱
自己的歌。

創作者介紹

山.野.家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