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花酸菜
不得不承認,公公走了以後
一朵花像是卸下了重擔
生活裡的重心頓失
腳步也蹣跚起來
以前拼了命地想辦法
照顧老小、維繫農家生活
在被需要的價值裡體現自己
頓失的生活感
形單影隻
路燈下
遠遠地
背影裡的孤獨拉長
深深明白
小還小,老已老
山野家農事的運作已來到瓶頸
以現有人力要繼續以農維生
我們只能選擇一二樣主力農產
在有限的人力裡維持生活的運作
原味梅、梅汁、醃酸菜、種薑、醃嫩薑、醃脆梅都可能被捨下
醃梅一直以來都是貼補家用的角色
也因此,採梅子季節時,我們不敢請工幫忙
只能打電話請幾個身手矯健的老朋友
上山義務來幫忙。
其中,長年在台灣低海拔、中海拔與高海拔森林裡進行基礎調查
的直排輪先生,就是幾乎年年來報到、吃苦耐勞的善心人士。
有些時候,梅子娘真忙不過來時,
也會請直排輪先生來幫忙貼蜂蜜標籤幾天。
去年夏天,心裡也開始想,
山野家有沒有能力可以在農村
提供一個工作機會?
我們的工作經常堆積如山,
信箱裡的郵件總是一個頁面還沒回完
新的詢問郵件又產生出來。
我們需要人手幫忙,
可是對於承擔一份薪水也忐忑不安。
夏天要結束時,打電話給直排輪
問他有沒有回家,能不能來幫幾天忙?
非常感謝造化的安排
我們請問他
山野家有沒有機會請你長期來幫忙?
彼此都陷入了長思......
農業,究竟是怎樣的一條長路?
農人啊,在這塊土地的意義是什麼?
2014年11月1日
一朵花、農夫、直排輪、梅子娘在南投市吃飯
謝謝我們一起下了不容易的決定
要共同迎接山野家的第二階段
要回到自產自銷
要用四季的滋味
回報每一位支持農家的朋友們
於是我們上山,在魚池邊撿石頭、鬆土、開墾菜園
一朵花帶著直排輪陸陸續續種了五百棵以上的刈菜
埋首醃製了幾大桶的酸菜。
終於有五十個以上家庭都品嚐到滋味。
很不好意思地告訴大家,扣掉不夠香的酸菜
這個酸菜季還是不足以支應投入的心力
不過,能領受到許多人對思鄉味的滿足
是很大的回報。
這一年,我們會努力嘗試
在心力投入與農產價格裡尋找平衡。
謝謝直排輪,願意暫時歸零
耐心地陪著一朵花
學習農事的節奏。
很感恩,他能來
幫忙承擔那麼多事
農家可以在中午12:30有飯吃
在19:00可以有熱騰騰的晚餐。
梅子娘可以在睡前,說一段書給孩子
直排輪,謝謝你
只要山野家有一口飯吃
一定不會餓你肚子的。
以及給陪伴在旁、有時擔心、有時煩惱、有時流淚、有時開心的新舊朋友們
謝謝你們一直以來對農家的照顧
讓我們鼓起勇氣、面對人生各樣的關卡
走一條農村裡的路
謝謝你們,讓農村多一雙手。
(三月初寫的上集,其中酸菜出了五回合
剩下的酸菜也藉著日頭曬乾,一一塞進玻璃瓶中。酸菜啊,明年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山.野.家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