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樹高舉,是為「櫸」。
我來到這裡,
在路的左方眺望樟平溪流域的丘陵地
隨著溪流的動線流到南投市區,
其後是南崗工業區。

試著想像五十年前這塊坡地的植被......
也許是造林的杉木搭配山蕉、樹薯等作物站在這裡,
原始植被可能縮在畸零地、陵脊或陡峭的坡地上。
一百年前呢?
一百年前的住民後來遷徙到哪裡?
一百年前這裡的原始森林由哪些物種組成?
伴隨著樟科楠木類生長的植物是哪些?
眼前檳榔樹葉迎接陽光閃耀著,在風中略略晃動。

我的視線轉往路的左方,櫸樹亭亭,
偶而飄下幾片黃褐帶著鋸齒邊緣的葉子
這棵樹也許明白一些這裡的產業更迭。
在藍天的陪襯下,枝條井然的櫸站在陵脊上,
亦發顯得光亮。
這裡的海拔約1000公尺,或許是陵脊上風大,葉子落得早。
上週到海拔約1700公尺左右的楠溪林道,
那裡的櫸,葉子還沒完全變色,飄零也少。

櫸,生長在台灣低海拔到中海拔的山區,
屬於落葉的大喬木。

我曾在春天的埔霧公路遇上初吐紅色嫩芽的櫸樹,
以獨特的色調與樹姿,同步錯落在陡峭的岩生坡地上,
形成春天喜悅的浪,
感染旁邊的植被,
拍打著我的眼睛,
一路。

也曾在夏秋之際,
和建國、玉琴老師靠在同富國中的邊牆上,
用眼睛探尋欣賞後面山坡上,為數眾多的櫸樹。

在秋冬,欣賞落葉紛紛的景致。

我愛櫸,
欣賞她的四季分明,即便長在陡峭嚴峻的地形,仍以優雅大方的生命之姿展現。
也愛他與台灣住民之間緊密的生活關連,
在田野拜訪中,發現住民描繪「雞油」眼中光亮的神采。
櫸木樓梯扶手、地板、槍托、家具與神話,
就經濟用途的觀點來說,
櫸是台灣闊葉森林裡五大名木之一,

櫸的用途這麼廣,
當我在全面開發的坡地上,
看到獨留的櫸、杜英與裏白刺蔥時,
寧願相信,
是因為美,
讓他們留下來,
離開依存的森林伙伴,
站在他們祖先曾經眺望過的山頭上延續基因。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其樹高舉,是為「櫸」。
我隨著光亮與視野來到這裡,
在路的左方眺望樟平溪流域的丘陵地

隨著溪流的動線再到南投市區,其後是南崗工業區,

試著想像
五十年前這塊坡地的植被,

也許是造林的杉木搭配山蕉、樹薯等作物站在這裡,
那時,大型的機械農具還未上山,

原始植被可能縮在畸零地、陵脊或陡峭的坡地上。

一百年前呢?

一百年前的住民後來遷徙到哪裡?

一百年前這裡的原始森林由哪些物種組成?

伴隨著樟科楠木類生長的植物是哪些?

眼前香蕉、檳榔、麻竹的葉子迎接陽光閃耀著,
在風中略略晃動。

視線轉往路的右方,
櫸樹亭亭,

偶而飄下幾片黃褐帶著鋸齒邊緣的葉子,

這棵樹也許明白一些這裡的產業更迭。

在藍天的陪襯下,
枝條井然的櫸站在陵脊上,

亦發顯得光亮。

這裡的海拔約1000公尺,
或許是陵脊上風大,葉子落得早。

上週到海拔約1700公尺左右的楠溪林道,

那裡的櫸,葉子還沒完全變色,飄零也少。

  
櫸,生長在台灣低海拔到中海拔的山區,

屬於落葉的大喬木。

  
曾在春天的埔霧公路遇上初吐紅色嫩芽的櫸,

以獨特的色調與樹姿,同步錯落在陡峭的岩生坡地上,

形成春天喜悅的浪,

感染旁邊的植被,

拍打著我的眼睛,

一路。

  
也曾在夏秋之際,

和玉琴老師、布農朋友靠在同富國中的邊牆上,

用眼睛探尋,
欣賞後面山坡上,為數眾多的櫸。

在秋冬,欣賞落葉紛紛的景致。

 

我愛櫸,

欣賞她的四季分明,
即便長在陡峭嚴峻的地形,
仍以優雅大方的生命之姿展現。

也著迷於櫸與台灣住民緊密的生活關連,

在田野拜訪中,發現住民描繪「雞油」眼中光亮的神采。

櫸木樓梯扶手、地板、槍托、家具與與原住民的神話故事.......

就經濟用途的觀點來說,

櫸是台灣闊葉森林裡五大名木之一,

是啊
作為木頭,櫸的用途那麼廣,
這個世紀的我,
無緣欣賞巨大的老櫸
在中寮這片坡地上的生命流轉。


站在這裡的高地,
陽光炙熱。
往左下望的坡地已經全面開發來繁衍人生,

回頭看到陵脊上,
獨留的
年輕的櫸、杜英與裡白楤木時,

寧願相信,

是因為美,

讓樹留了下來,

離開依存的森林伙伴,

站在他們祖先曾經眺望過的山頭上
延續基因。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