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一篇是六年前寫給中國時報-婆婆媽媽專欄的文章,文章雖然過時,但綠美化的問題依然在許多地方反覆出現,提供出來作為參考,也作為版主近日忙碌,來不及更新圖文的墊檔,請大家包涵、指教。 

-----------------------------------------------------------------------

        時間萬年
-淘選、養成了各處土地的植物風華;聚落百年-篳路藍縷、伐木造屋以成家園,草木魚獸共同生息-這是二十世紀初期的家園。

守著二十世紀末的家園,卻有著深刻的悵惘;這一片的土地曾經醞蓄適應此地的千萬物種,相互激發、引動各式生動的聲響、氣味的送散、視覺的驚豔,這奼紫千紅、飄然幽香、秋紅蕭瑟、枯木嚴冬曾經在多少人的生命經驗裡,遞擅著春夏秋冬的時序?

被平埔族人引為聖樹的「刺桐」,先開花後長葉,滿樹紅花為春天起了頭,也帶動族人春耕播種,刺桐的美麗再不是鮮紅的視覺經驗而已,她融入了一個族群的生命體驗與文化傳承,因之隨著族人遷徙、安身、立命,這是代代相傳的聚落植物。 

再回到更近的生命經驗裡;就像玉琴老師的媽媽一樣,「喔!嘿~瓊仔」看到久違的鄉間樹種-烏臼,禁不住熱情地喚叫,下一代的人越來越難以理解老人家音調裡流露的感情,這種對樹的熱情也呼應到很多鄉間的植物群落-例如春天開著紫花的苦楝樹、充當肥皂洗劑滿樹種仔的無患子、材質堅硬供作鋤頭柄的九芎、優良玷板的烏心石,或者是成長過程中和植物的交會,即使是騎著單車掠過竹叢下的清涼,這種和生活相互依存的植物情感漸漸地在現代社會裡消失了。


        這百年來的變化,由聚落而鄉鎮而城市而都會,循著整齊畫一的都市規畫追隨著歐美文明,於是綠美化,於是奇花異草,於是台灣漸漸有了感官的衝擊、視覺的驚豔,而拋落了文化的考慮與情感的傳承。於是在美術館的林蔭步道,懸垂著黃色鈴鐺花的阿勃勒,在中投快速道路下也延伸著漂亮的阿勃勒,而在中寮樟平溪的河岸旁也完成了今年的綠美化,正等待著下一季阿勃勒的花開
於是我們看到台灣到處阿勃勒、公園到處韓國草、校園到處仙丹花,從城市到鄉下、從總統府、大學校園、工廠到民間宅第,不外是大王椰子、龍柏、變葉木、仙丹花與黃金榕,這些外來種及園藝種的明星苗木在台灣執行著不斷複製的綠化工作,也統一了我們對綠化的想像。

921地震之後,政府與民間無不努力爭取家園再造的機會與時效,於是重建區有相當的機會與資源進行家園聚落的綠美化,期待重建團隊在推動綠化工作的時候,我們可以多花一些心思和長居於此的長者請益,尋找出屬於這個聚落生活依存的植物情感,慢慢堆累出適合此地風土氣候的本土樹種,做為聚落綠化的美麗基因。

「植物如果沒有本土的記憶,人們不會有感情。」重建家園的過程中如果忽略了三代的傳承,忽略了特殊記憶與文化情感的考量。於是台灣頭到台灣尾,聚落植物離鄉,我們有了奇花異草,有了外來種植物的新奇耀眼、討人歡喜,卻任由記憶流失。

回不來的聚落植物,凋零著世代的鄉愁。
回不來的不只是聚落植物,也回不來家鄉的情感。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觀察絲瓜有一段時日了,對她那捲捲繞指柔的功力,景仰不已...
這棵絲瓜早在辣椒和其它的菜友們播種前,就已將根深深地紮在土壤裡,
不過和其它農友在早春栽種的絲瓜比較起來,算是晚晚輩了。
我們喜歡吃絲瓜、也喜歡絲瓜長成的菜瓜布,
還有啊,接絲瓜水來作面容的天然化妝水。
不索討特別照顧的絲瓜,鞠躬盡瘁至此,
對於農家來說,算是情深義重的蔬果。

小時候,我們家的絲瓜種在灌溉稻田的水圳旁,
爸爸在水圳上搭起瓜棚,牽引絲瓜上棚架
絲瓜子都在過年後播下,才趕得及在初夏上市時賣得好價錢
隨著農家們自種的絲瓜收成,
這瓜棚就成了供應家族親朋好友一夏蔬果的來源
入秋天涼,
不採收的老絲瓜
供應一整年洗碗使用的菜瓜布
以及明年播種的種源。
瓜瓞綿綿,年復一年,
絲瓜映著水面長大,
泡在水圳裡的孩童隨著父母,
仰面仔細
在大黃花、絲瓜藤與葉中梭尋棚下的收穫
直到夜幕低垂
漸漸
仰面長大
孩子離開了水、離開了泥
看著文字插秧在無形的格子裡
沈浸在文字與影像建構的東西方世界。

再後來
水圳、稻田還有一整排的絲瓜埋在中二高
你我快速通過的底下。

過往與今交疊
記憶如藤,蔓向四方

今年自己第一次種絲瓜,
錯過了栽培的最佳時機,也任由瓜藤在地上匍匐團轉一段時間,
才走到相互糾葛的絲瓜藤旁,整理出一條長藤,
牽藤勾掛在簡易棚架上,任他自由發展
盛夏火熱的太陽、充足的水分,助長了絲瓜旺盛的生長勢,
這裡很快有了篩落光線的綠色網絡,織補著面天向陽的光合機會。
哪裡有光,結伴往那裡伸展。
「我們也要上去.......。」
像是撐著一口氣努力往上的藤蔓用生動的肢體語言演說著盼望。


使腰力,奮力生長再伸展的藤要上去,
上去和其他手足一起面天
「機會來臨前,我們得先準備好。」
就差臨門一腳拉拔的慈悲吧?!

絲瓜藤的前端是開疆拓土的重要大將,
長出的捲鬚積極探索周邊每一個機會,

充沛的活力,毫不懈怠的社交手腕,
使出渾身解數,
先是指尖探觸,對方沒拒絕,就開始熱切地擁抱著

或者勾搭著其他植物談些暗語


就相互糾纏著,不知地久與天長。

遇到姊妹弟兄不知自己斤兩
被地心引力往下拉時
伸出捲鬚,相互牽引
拉他一把

這麼奮發積極,偶而也要放鬆一下,
和姊妹們一起跳段精彩的吉魯巴與恰恰。

已經過氣的社交大將,
將奮發的長鬚轉為繞指柔的捲鬚,
逕自為無用之用在美學裡開展一片天地。

有的主張極簡風格

以素樸的姿態呈現

有的喜歡繁複華麗的線條來說明
生命的主張



像絲瓜這樣,
將自己拋向光亮,

在光亮裡張燈結彩


每天早上醒來
總忍不住
望向絲瓜
向他努力上青天的精神奕奕
深深禮敬

也謝謝他在秋天與冬天之際
在力與美之間
擺盪出精彩的示現。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九月初見識過金花石蒜的明豔花朵的朋友,應該對此花印象深刻。
還來不及看花的人可以回溯過往http://www.wretch.cc/blog/alive2006&article_id=9458310
十月中,花盆裡的五球石蒜,全都乖乖長了葉,為明年的花期準備著。
她的葉子像是小時候折疊的報紙,開展成扇狀。
好一個見花不見葉,見葉不見花的金花石蒜。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金黃耀眼的黑眼花實力不容小覷,身份歸屬新移民,卻能在台灣的淺山低地裡花開不斷,延續香火。
台灣雖是蕞爾小島,
由南到北,
從海平面上升至
3952公尺的玉山山塊,
涵蓋熱、暖、溫、寒帶的氣候類型,
二百萬年來地球陸續發生的冰河期,
學者推斷台灣海峽可能在此期間成為陸地,
並作為因氣候嚴寒物種南遷的陸橋,
四次冰河期下來,
台灣島在生界自然遷徙的大搬遷中,
收留許多北方物種。
 

而最近二三百年來,
島嶼的商業貿易與世界往來頻繁,
可能因為商機、戰爭考量、宗教信仰或者人的喜好,
台灣頻仍引進古人未見的奇花異草。

黑眼花就是其中的成員之一,
當時日人治台,引進許多熱帶植物,
黑眼花引進作為花園植物,
幾十年下來,
溜出花圃的黑眼花,
開始在台灣中南部的淺山近郊裡攻城掠地,
大有斬獲。


七年前,
我第一次騎機車進入中寮的山區,
繞到廣福村,
見到蔓生攀爬在作物草叢上的黑眼花,
黃豔豔的花朵搭配紫黑色的花心,
像是兒時在村郊的墳墓旁看到馬櫻丹一樣,
對於郊野裡的美艷有一些詭譎的感受。
這二種花都來自異邦,
卻在台灣發展得很好。

台灣真是一個友善的地方,
收納了各時代的人們對於美的追求與看法。
可一不小心,
就引發生態災難,
由港口、機場、人們的行囊裡,
不經意夾帶、逸出,
這些五花八門的生物進入了島嶼,
日久他鄉是故鄉,
遭殃的是
早先在台灣生存發展的固有生物系統,
物物相連、事事相關綿密生態網遭遇前所未見的挑戰。

急急又忙忙

台灣還急著追趕西方經驗,
忙著引進全世界最美的行道樹、園藝物種,
卻對本土原生的四千多種維管束植物的觀察與研究牛步進行。

唉!
我無意轉為如此嚴肅的話題,
黑眼花呀!
不是排斥你,
美麗讓人們想擁有是你的生存策略也說不定,
也許正確的說法是:
人們讓你利用綁架了,
讓你金黃的花朵在台灣的山坡裡
有著熱鬧的聲勢。
更厲害的是,
你還一副土生土長的樣子。

黑眼花的葉子兩兩相對一組,
葉型呈現三角狀卵行,
葉緣有不規則狀淺裂,
蔓性的莖條長著白色的細毛,
和其它植物相互纏繞競爭
或者匍匐地面生長。

一年四季都開花,
漏斗型的花朵,
如果被義大利設計品牌
Alessi大師們瞧見,
百貨公司裡可能又會多一款金黃明豔的生活設計呢!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連日陰雨,連我們蟲蟲一族也不太好過呢。
承諾的「明天」復「明天」的說法到今天終於可以兌現了。
有小朋友拉著媽媽的手問說:這二隻蟲蟲是不是蓋棉被純聊天啊?
我的天呀!這是誰家的小孩○○〤〤 .....
我們可是光明磊落地公開在陽光底下那種
各位看倌的角度可就有點.......嗯.......奇怪
什麼!大聲點!
電腦前還有人說好像有三隻在一起愛愛。
沒這事兒,我們的家族不流行
在我們的生命裡

是很重要的事。
呼應一句你們人類過去流行的說法:
「愛,就是把菜吃光光。」
沒錯,我們不呼口號絕對徹底身體力行。

這顆鮮嫩多汁的高麗菜是我們愛情生命的金山銀山,我們才剛啃沒幾口呢!
什麼 ?....你問我生命的意義?
哎呀,小伙子,把握當下比較重要吧,一口接一口一起啃高麗菜郥
下面這種菜也不錯,山野家以為把葉子蓋一蓋我們就不會來嚐鮮

那只是早晚的問題

掀起她的頭蓋來,猜到了嗎?
是粉好吃粉好吃的花椰菜,你看吧,上面早有我們蟲蟲家族活動的痕跡。

至於在下面那朵,早就被我們吃得花容失色了。

不是昭告世人要說生命的意義嗎?
別急嘛!
我再帶你逛逛這小小辣椒附合菜園,
上一次山野家只有放上愛情與麵包美美的照片
害得大家以為
我們蟲修行特高,不吃菜。
錯了
像這些芥蘭菜,喔~喔~喔~
好吃得不得了

吃飽喝足,營養夠了的蟲進入下一個階段的生命變化。
就像人類餐飲中的Buffet一樣,好吃的菜色,很快就一掃而空
真的嗎?小朋友不愛吃芥蘭菜,喔,那真為小小孩們惋惜,你看下面這張圖
就是我們對山野家農作、人情的最高禮讚
愛就是把菜吃光光,你們常說。

 不過,那個A菜實在是不予置評
我們頂多把這裡當作談情說愛的場所或競賽的操場
好吃的都吃不完了,這裡就留給山野家吃吧

 生命的意義?
你窮追不捨地追問,
那我們就派下面這兩位為大家解開疑惑吧

就是
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嘛!
我們蟲族可是力行不迨呢。

(版主說:不要罵我,我絕對沒有玩弄大家的意思....)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山芙蓉花開一樹,在秋天的山野很容易讓人印象深刻。
麗質難棄的山芙蓉,在路旁、在向陽的中低海拔的坡地裡開展嬌豔的花朵。
清晨的陽光照著碩大的花朵,
白色的花瓣透著絲絲紅粉的脈絡,
五片基部連生的花瓣圈繞印染桃紅的的花心,
襯托出錦葵科家族的顯著家徽:
眾多的雄蕊花絲合生成筒狀,
護持著其內的雌蕊,
只讓等待受孕的柱頭在外招搖。

山芙蓉的柱頭有趣地往上捲翹,

像極了小象耍弄長鼻子,調皮地試練鼻子向上垂直的高度。

逆著光,山芙蓉枝條密生的長毛
在朝陽裡晶亮。

山芙蓉以白色為基調的花,
隨著日頭西移,

那些紅粉脈絡的伏筆,
讓青春之花跟隨時間鋪陳為一抹紅暈,

妝點在枝頭上。

許是美人最怕遲幕,

山芙蓉的花朵在謝幕之前,
急急地收攏花瓣,

縐縮成一團的羞赧,

伴著明日登上舞台的後起之秀,

在斜陽中讓人記憶她一日多變的容顏。

   

當春夏的風采遠去,整個山野沈靜內斂,

山芙蓉花開滿樹,以秀麗之姿博得堂采。

鄉野間的農人也欣賞她的美麗,

在家戶的入口特意留下山芙蓉。

除草的農人,識得這花樹也特意留她

只要不妨礙作物生長,

恬靜的秋山裡處處可見

土生土長的山芙蓉大方展顏。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其樹高舉,是為「櫸」。
我隨著光亮與視野來到這裡,
在路的左方眺望樟平溪流域的丘陵地

隨著溪流的動線再到南投市區,其後是南崗工業區,

試著想像
五十年前這塊坡地的植被,

也許是造林的杉木搭配山蕉、樹薯等作物站在這裡,
那時,大型的機械農具還未上山,

原始植被可能縮在畸零地、陵脊或陡峭的坡地上。

一百年前呢?

一百年前的住民後來遷徙到哪裡?

一百年前這裡的原始森林由哪些物種組成?

伴隨著樟科楠木類生長的植物是哪些?

眼前香蕉、檳榔、麻竹的葉子迎接陽光閃耀著,
在風中略略晃動。

視線轉往路的右方,
櫸樹亭亭,

偶而飄下幾片黃褐帶著鋸齒邊緣的葉子,

這棵樹也許明白一些這裡的產業更迭。

在藍天的陪襯下,
枝條井然的櫸站在陵脊上,

亦發顯得光亮。

這裡的海拔約1000公尺,
或許是陵脊上風大,葉子落得早。

上週到海拔約1700公尺左右的楠溪林道,

那裡的櫸,葉子還沒完全變色,飄零也少。

  
櫸,生長在台灣低海拔到中海拔的山區,

屬於落葉的大喬木。

  
曾在春天的埔霧公路遇上初吐紅色嫩芽的櫸,

以獨特的色調與樹姿,同步錯落在陡峭的岩生坡地上,

形成春天喜悅的浪,

感染旁邊的植被,

拍打著我的眼睛,

一路。

  
也曾在夏秋之際,

和玉琴老師、布農朋友靠在同富國中的邊牆上,

用眼睛探尋,
欣賞後面山坡上,為數眾多的櫸。

在秋冬,欣賞落葉紛紛的景致。

 

我愛櫸,

欣賞她的四季分明,
即便長在陡峭嚴峻的地形,
仍以優雅大方的生命之姿展現。

也著迷於櫸與台灣住民緊密的生活關連,

在田野拜訪中,發現住民描繪「雞油」眼中光亮的神采。

櫸木樓梯扶手、地板、槍托、家具與與原住民的神話故事.......

就經濟用途的觀點來說,

櫸是台灣闊葉森林裡五大名木之一,

是啊
作為木頭,櫸的用途那麼廣,
這個世紀的我,
無緣欣賞巨大的老櫸
在中寮這片坡地上的生命流轉。


站在這裡的高地,
陽光炙熱。
往左下望的坡地已經全面開發來繁衍人生,

回頭看到陵脊上,
獨留的
年輕的櫸、杜英與裡白楤木時,

寧願相信,

是因為美,

讓樹留了下來,

離開依存的森林伙伴,

站在他們祖先曾經眺望過的山頭上
延續基因。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樹高舉,是為「櫸」。
我來到這裡,
在路的左方眺望樟平溪流域的丘陵地
隨著溪流的動線流到南投市區,
其後是南崗工業區。

試著想像五十年前這塊坡地的植被......
也許是造林的杉木搭配山蕉、樹薯等作物站在這裡,
原始植被可能縮在畸零地、陵脊或陡峭的坡地上。
一百年前呢?
一百年前的住民後來遷徙到哪裡?
一百年前這裡的原始森林由哪些物種組成?
伴隨著樟科楠木類生長的植物是哪些?
眼前檳榔樹葉迎接陽光閃耀著,在風中略略晃動。

我的視線轉往路的左方,櫸樹亭亭,
偶而飄下幾片黃褐帶著鋸齒邊緣的葉子
這棵樹也許明白一些這裡的產業更迭。
在藍天的陪襯下,枝條井然的櫸站在陵脊上,
亦發顯得光亮。
這裡的海拔約1000公尺,或許是陵脊上風大,葉子落得早。
上週到海拔約1700公尺左右的楠溪林道,
那裡的櫸,葉子還沒完全變色,飄零也少。

櫸,生長在台灣低海拔到中海拔的山區,
屬於落葉的大喬木。

我曾在春天的埔霧公路遇上初吐紅色嫩芽的櫸樹,
以獨特的色調與樹姿,同步錯落在陡峭的岩生坡地上,
形成春天喜悅的浪,
感染旁邊的植被,
拍打著我的眼睛,
一路。

也曾在夏秋之際,
和建國、玉琴老師靠在同富國中的邊牆上,
用眼睛探尋欣賞後面山坡上,為數眾多的櫸樹。

在秋冬,欣賞落葉紛紛的景致。

我愛櫸,
欣賞她的四季分明,即便長在陡峭嚴峻的地形,仍以優雅大方的生命之姿展現。
也愛他與台灣住民之間緊密的生活關連,
在田野拜訪中,發現住民描繪「雞油」眼中光亮的神采。
櫸木樓梯扶手、地板、槍托、家具與神話,
就經濟用途的觀點來說,
櫸是台灣闊葉森林裡五大名木之一,

櫸的用途這麼廣,
當我在全面開發的坡地上,
看到獨留的櫸、杜英與裏白刺蔥時,
寧願相信,
是因為美,
讓他們留下來,
離開依存的森林伙伴,
站在他們祖先曾經眺望過的山頭上延續基因。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愛情三大保證:保證吃香、喝辣、保證不會被農藥毒死
這是山野家辣椒附合菜園裡正在上演的愛情故事。
有我們的麵包作保證,讓紅后負蝗的愛情在陽光下大辣辣地公開啦

農夫說,這是公母配,不是媽媽背小孩喔!
短小精幹的男子漢在上,寬大肥美的英雌在下,
男子漢不夠認真時,英雌還會分心大啖甜美的高麗菜

山野家距離南投的菜市場有14公里的路程,
所以自給自足的生產可以確保住在山裡人衣「食」無缺。
八十八顆辣椒因為版主照顧不週,有十棵往生,
大部分的辣椒都開花了,
少數一二棵跟不上時代,還在努力長葉子。
而隨著辣椒種下時,灑下的菜籽,種下的菜苗
已經長成一排的A菜、

一排的芥蘭菜、

一排的高麗菜還有八朵的花菜

這些和辣椒一起長大伴讀的同學都可以參加畢業典禮了
每天都和辣椒耳語培力,要他們辣椒系趕快畢業。
這些已經熟成可以採收的蔬菜成為山野愛情的麵包。
每回到菜園摘菜時,這種綠色的「草螟仔」就在步履間跳躍著
此起彼落的盛況,終於讓我忍不住抓起相機,
帶著讀者一覽我們的麵包,他們的愛情實況:


屬於十字花科的花菜,人蟲都愛,是上等麵包的保證。

高麗菜也是好吃的十字花科家族成員,能在美味的麵包上頭歌頌愛情,也是幸福。

除了相機偷窺外,這朵高麗菜隔壁還有一隻「猴死囝仔」在旁見習,看得臉紅心跳.......。

芥蘭菜開花了,有隻紅后負蝗抱著花蕾不知在呆想還是在等待時機?
找到了嗎?我的綠衣隱藏的不錯吧。
就是在下本人啦!

這二隻也爭相在我們的麵包上歌頌愛情


以上是屬於版主管區的辣椒附合菜園,每天都要在這裡花一些時間照顧我們的麵包。
十一月份到訪山野家的朋友,
可以幫忙拔草、享用「我們的麵包」,偷窺「牠們的愛情」連續劇喔!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愛情三大保證:保證吃香、喝辣、保證不會被農藥毒死
這是山野家辣椒附合菜園裡正在上演的愛情故事。
有我們的麵包作保證,讓紅后負蝗的愛情在陽光下大辣辣地公開啦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揮別五天的陰霾,陽光再度燦爛耀眼。

農夫邀了花友一起載運清洗整理好的國蘭到埔里交貨給貿易商,
農夫的小叔上山來借農具,今天要採收檳榔。

山芙蓉笑盈盈地開著好多天了,
拍完花樹沿著產業道路走回家園門口,
啊哈,
竟遇到熱心文史的W老師,
他衝著藍天視線佳,開著車自南投趕路上山,
要到這裡的至高點拍攝九九峰、烏溪流域、台中盆地、南崗工業區還有越過八卦山脈的彰化平原,
邀我一同前行,
想想也好,這麼棒的天氣,出去晃晃不知會遇到何種驚喜呢!


這樹真眼熟,
一片翠綠中,綴著些許紅葉,
再仔細看,枝條上有著像小橄欖的果實,
這裡的海拔約一千公尺,
挺拔的樹型
…..
嗯!答案呼之欲出了。

我撿起地上的紅葉,
葉緣有鋸齒,

是杜英。

第一次認識它,
是和玉琴老師進入潭南部落進行植物資源調查時才有的機會,
又在雙龍部落多次欣賞它油亮的葉片所組合的美麗樹型,
爾後在楠溪中海拔的闊葉森林裡,
一群森林苦力常常在葉片辨識中錯置杜英與木荷的名字;
夏秋之際,
走在楠溪林道中,
杜英的綠色果實掉落滿地,
九成以上有齒痕消磨的痕跡,
不禁想像
在這裡,一樹的生命跳躍......

前一天夜裡,
猴子或飛鼠在此大打牙祭,
手忙腳亂中,
落了些許完好果實,也搖晃了杜英老化的紅葉脫落。

杜英的名字美、樹型美、四季皆有的紅葉美,
還能供應一樹的美食饗宴供養生物,
心也美。

她是台灣低、中海拔分佈廣泛的原生樹種,
適應此地風土,無須精細照顧,
種在校園、庭院裡
保證很美。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揮別五天的陰霾,陽光再度燦爛耀眼。

農夫邀了花友一起載運清洗整理好的國蘭到埔里交貨給貿易商,
農夫的小叔上山來借農具,今天要採收檳榔。

山芙蓉笑盈盈地開著好多天了,
拍完花樹沿著產業道路走回家園門口,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次上山,雖然天天下雨,風雨稍歇,總能遇到好風景。
最後一天夜裡雨滴到天明,
怕林道有落石,二個女生搬運費時,
反而誤了工作時間,索性提前半天下山,
車停處不是「景美」就是「風光好」。
先貼上來和大家分享。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次上山,雖然天天下雨,風雨稍歇,總能遇到好風景。
最後一天夜裡雨滴到天明,
怕林道有落石,二個女生搬運費時,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十月底,十一月初來到塔塔加。

妳可以以一片綠  理解這山,
也許也能發現一片  當中還可分為許多叢聚的綠色獨自存在,共構這一片針葉山林。

早晨的山嵐湧動著,
由南投神木村的方向拂過阿里山山脈,
而前方的這一片坡地綠中帶黃,透露了些許秋天的訊息。



這是中海拔的山林,這一片綠和上面高海拔的那一片綠裡
最大的差別在於葉子的寬度(或大小)
這裡屬於中海拔的闊葉林,眼力好的人還能發現裡頭有幾棵熱鬧開花的樹,
突起於樹海之上,滿樹白花的高大喬木很有可能是木荷.......
我努力地望進團團的色塊裡,
想知道那棵是不是賊仔樹、台灣櫸木、尖葉楓或者是山漆....

喜歡在各個季節看山,
看山中的樹隨著時間的流動
帶出的色彩變化。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十月底,十一月初來到塔塔加。

妳可以以一片綠  理解這山,

alive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